Menu
在珠海,网球正在改变一座城市的结构
2016/4/15 15:43:56 /



2016珠海WTA超级精英赛在4月15日迎来了200天的倒计时,值此之际,从本周起我们会邀请一些参加过去年珠海WTA超级精英赛的各行业代表来回顾去年这届获得了巨大成功的赛事。今天我们将看到的是来自媒体行业的代表、来自《北京晨报》的葛晓倩对去年珠海WTA超级精英赛的印象。



20160415112611_5937.jpg



文、图/葛晓倩

在真正认识珠海WTA超级精英赛之前,抵达赛场第一天的我最先注意到的,不是穿着紧身裤彰显好身材的大威,也不是“腿艳”不可方物的普利斯科娃,而是球场走廊里的那些中外艺术家翻版名画。

从右向左走,你会依次路过拉斐尔的《雅典学派》、布歇的《蓬巴杜侯爵夫人》、戈雅的《穿衣服的玛哈》、德加的《舞蹈课》,还有清代画家郎世宁的《御马图》……

这是完全不同于其他比赛的一种呈现,体育和文化被进行了混搭。但是,更混搭的场面早在这项比赛开始之前就已经出现了——工作人员告诉我,其实他们团队刚刚结束对珠海莫扎特国际青少年音乐比赛的组织工作,然后立刻投身到珠海超级精英赛的运营当中。


20160415112644_9062.jpg



原来整个赛事都是由这样一支跨领域的团队进行服务,也怪不得走廊会有名画,卫生间里会有箴言,三楼的墙壁上会有各种鸟类在自然界栖息时的大幅照片了。

这些照片并不是随便从网上找来的,而是生活在珠海本地的鸟类以及树木。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设计,是因为网球中心的建筑师们把这座球场的主题设定为“升起的森林”。

当我因为对这个话题感兴趣,想要跟组委会要几张球场的设计图和概念图时,我所熟悉的、曾经服务上海网球大师赛多年的好朋友们(他们是珠海超级精英赛的公关推广公司)特别热心地直接帮我约了Populous建筑师事务所的高级总裁安德鲁·詹姆斯。

詹姆斯和他的公司设计过伦敦的O2球场、仁川奥运会主会场,也做过墨尔本公园球场和温布尔登的扩建以及改建。提到横琴国际网球中心,他除了讲述自己关于城市和环境需要和谐统一的概念之外,还很切实地提到了有关大型场馆淡季运营的问题:“实际上,一年里只有两个星期这个场馆会服务于比赛,我们还要考虑它在其他50个星期里该如何被充分利用。”

所以,最终他们和赛事拥有方达成协议,一期的中心球场有5000个座位,二期的主场馆也“只不过”有12000个座位。在之后对珠海华发体育运营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陈钰的采访中,他告诉我说修建这样规模的球场是为了方便综合利用,他们希望这里在赛期之外除了举办体育活动,还可以举办各种各样的文化活动,将其变成一个综合的城市俱乐部,以改变城市结构,进而改变城市整体的文明素质。

说起“改变城市结构”的话题,就不得不提一下这项赛事众多推广活动中的一个——他们邀请了李娜作为赛事的全球形象大使,为她在阅潮书店举行了球迷见面会。体育明星和文化活动的结合吸引了大量人群,有些人甚至专门从香港赶来。


在活动开始之前,我和我的小伙伴也去探了一次营。结果是除了被那里的儒雅气氛所打动之外,还不出所料地带走了两本书,一本是《巴塞尔姆的四十个故事》,一本是《没有主心骨的西班牙》。为什么没有买《独自上场》?是因为我已经有两本了,其中一本还是签过名的。